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妻子客串摄影模特
妻子客串摄影模特



                【上】
  我加入了一个有二十个会员的摄影俱乐部,每个月两次我们会去租一个摄影
棚和模特儿做例行的摄影活动。摄影的内容从一般的人物写真到全裸写真都有,
有些会员还会安排一些特别的成人性交摄影,那些模特儿都是一些妓女,他们会
找四个人一起上这个女的还拍下来。
          这次由我老婆小媚来临时当摸特儿
  有一晚,一个会员打电话通知我,因为模特儿临时有时来不了,但是因为之
前租摄影棚和服装道具的钱已经付了,所以大家都要认赔,这次活动的费用不退
费。
  我告诉他们我晚点回他们电话,我有个点子或许能别浪费这笔钱。
  我常常要我老婆做我的模特儿,但是她总是拒绝了,但是这次我要告诉她,
只要来我的摄影俱乐部,摆个二到三小时的姿势,就可以得到五千元,而且这笔
钱她想怎幺用都可以。
  我向她提出这件事时,她红着脸拒绝了,但是当我告诉她有五千元时,她笑
着问:「到底是要做什幺模特儿?」我说只是一般的比基尼泳装和一些角色扮演
的模特儿而已。
  最后她同意了,我打电话通知所有的会员,这次由我老婆来当摸特儿,大家
都非常开心,因为他们都认识我老婆,也同意她有做模特儿的本钱,都迫不及待
地想看我老婆换上各种服饰供他们拍照。
  活动当天我带她到了摄影棚,在简单的寒暄后活动开始。第一套衣服是黄色
的迷你比基尼,小得只能正好遮住她的三点,我看得好兴奋,她几乎是露出了整
对乳房,我不知道其它人心里在想什幺,他们一直要我老婆摆姿势,像是躺下、
弯腰等等,我在整个摄影棚走了一圈,发现所有的人在裤裆间都架起了帐蓬。
  第一套服装结束,我老婆去换衣服,我在更衣室里和她聊天时,她说她也发
现了。
  我问她:「一切都还好吧?」
  「一开始我很紧张,」她说道:「但是很快我就放松了,而且我也很喜欢那
种吸引他们的感觉。」
  第二套服装是女仆装。
  「这衣服是谁搞来的?」我心里想道,这件衣服实在太小了,唯一符合尺寸
的只有鞋子和丝袜。
  基本上,这就只是一件束腹而已,要是只穿上这件衣服,那她的屁股和第三
点就一览无遗了,而且她的乳房也完全遮不住。
  让我惊讶的是,我老婆居然还认为拍这样的照片是很让人兴奋的事。
  我不想听到或看到其它人在我老婆出场时所做出的反应和评论,所以我待在
更衣室没出去。
  二十分钟后她还没上来换下一套衣服,我开始好奇外面发生了什幺事,于是
走出更衣室去看看。
  哇靠!我老婆正在道具床上摆出各种资势,他们要她弯下腰拨开她的阴唇,
或者要她躺下张开双腿,双手捧起自己的双乳。
  没有人发现我在后面看着,怎幺可以这样?
  他们就是一个劲地拍照,不停地更换手上相机的底片。
  等到她再回更衣室,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了,她显得十分兴奋,而且想要
回家去做爱。
  「他们把底片都用完了,」她说道:「而且也把钱给我了,我们回家吧!」
  那天晚上,她差点把我干得精尽人亡!
  她告诉我,她摆了一些比较过份的姿势,希望我不要介意,因为在同时勾引
这幺多男人,让她觉得很兴奋。她还谢谢我为她安排了这幺一个活动,要是早知
道这幺好玩,她几年前就来参加了。
  几天之后,阿迪打电话给我,问我老婆还有没有兴趣再做一次模特儿,他们
愿意付出双倍的报酬。
  「不要!」我回绝他:「一次就够了。」当我告诉老婆这件事时,她马上打
电话给阿迪,告诉阿迪她愿意再做一次。
  我气得要命,我说我这次不陪她去,要去她自己去,而且接下来的两天我都
不和她说话。
  那天她去拍照前,只要我等她回来。
  当时是晚上七点,但是她直到凌晨三点才回家,我正想开口,她却一把拉下
我的裤子,含住我的鸡巴猛烈地吸了起来,我一硬起来,她马上骑了上去,我们
一次又一次做爱直到天亮。
  我很喜欢做爱,但是这次她和她的肉穴好像有点不一样,整晚她很狂野,而
且还会说一些下流的话,但是她的阴户真的很湿,或者说好像有点松。
  我问她:「怎幺这幺晚才回来?」
  「和上次一样啊,」她说道:「只是这次有些摄影师迟到了。」
  两天之后,阿迪又打电话来要我老婆去当模特儿。
  「你们怎幺回事?」我问他:「是一个月两次的活动,又不是每隔两三天就
办一次活动。」
  「是没错啊,」他说道:「不过这次是另一个摄影俱乐部办的活动,我也是
那个俱乐部的会员,我特别绍你老婆去当模特儿的。」
  他还补充道:「这是你老婆上次答应我的。」
  事情一再发生,我老婆每周都要出去二到三次做模特儿,我开始放下戒心,
也对老婆赚来不少外快而感到高兴,甚至对自己有这幺漂亮的老婆觉得骄傲,更
重要的是,她每次回家都会和我疯狂做爱。但是没过多久,这一切都变了。
  有一天她回来之后没有跳进我怀抱,而是直接去浴室洗澡。
  「怎幺了?」我问道。
  「我今天好累,而且拍照的灯光好热,弄得我全身是汗。」她答道。
  那晚我们没有做爱,连第二天甚至第三天都没有。第四天她又去做模特儿,
但是在出门之前却和我做爱,而且比之前还要狂野。
  这次她出去的时间并不长,只用了四个小时。
  当她回家后,再一次直接去浴室洗澡,我想她回来得这幺早,而且我性欲高
涨,所以做个爱应该没问题吧!
  当她从浴室出来,看到我挺着鸡巴一丝不挂站着等她,先是吓了一跳,然后
快速走向卧室说她要穿睡衣,我一把抱住她直接跳上了床。
  「不要!不要!不要!」她叫道。
  但是我真的很想要,所是我也叫道:「要!要!要!」
  我马上把我的鸡巴插进她的肉洞,但是却让我吓了一大跳,她的肉洞很湿,
但是非常松,我几乎感觉不到她肉壁的存在。我老婆开始哭泣,才告诉我整件事
情。
  阿迪带我老婆和他的兄弟拍成人照片,今天晚上他和他的三个兄弟上了她。
  阿迪故意在我老婆身后拍照,所以我老婆看不到他的举动,他趁我老婆不注
意时将他早硬起的肉棒插进我老婆小穴里,我老婆吓了一大跳,还不知道怎幺办,
他则是开始慢慢地抽送,插了几分钟,他才将整根大鸡巴全插进我老婆阴户里。
  她说道:「他射在里面之后,还没有软下来,所以他又干了一次,但是这一
次他是射在我的脸上和嘴里。」另外三个人把阿迪干我老婆的过程全用相机和摄
影机拍了下来。
  阿迪办完事后,他问其它人:「接下来是谁?」
  我老婆说她被阿迪干得好累,但还没回复过来,另一个肉棒就插了进来。
  这个人的外号叫啤酒罐,她马上就知道为什幺这人的外号这幺怪了,这个男
人射精的时候就像是小便一样,一直不停地射、不停地射,射进她的阴户里。
  她说道,这人起码射了一分多钟还不止,当他射完之后,精液像喷泉一样从
她的阴道里涌出来,他们要她去厕所把自己弄干净,她按住自己的阴户往厕所走
去,以免精液一直不停从她的阴户中滴落地面,一直到她坐在马桶上将手拿开,
精液才像小便一样从她的下体流进马桶中,只是流出的不是尿液,而是精液。
  她清理了十五到二十分钟,那些人又进了厕所把她拖出来,扔到床上,第三
个人将她压在身下猛插,直到完事。我老婆说她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什幺时候下
去的,她只觉得自己身体里都是精液。
  然后马上第四个人又上来干她,他干了几下就拔了出来,押着我老婆的头,
把鸡巴插进她的嘴里,最后直接射进我老婆喉咙里。
  「请你原谅我,」她说道:「我以后再也不去做模特了,而且再也不见阿迪
了。」
  在她告诉我这一切的同时,我还压在她身上,我的鸡巴还插在她的阴户里。
  我一边干她,一边要她猜猜我的决定,没多久,我就把我能射出最大量的精
液,全射进她才被干得又大又松的阴户之中。
  我射精的情况很明确地表达了答案,她也吓了一跳。
  「你是怎幺让最后一个人射在你嘴里的,再做一次。」我说道。她轻轻一笑,
翻身含住我的肉棒,这一次我也没有支持多久。
  「我的嘴有点累,」她说道:「如果你还想要的话,可以再用我的下面。」
  我把她翻过身,从后面又干了进去,然后射在她的阴户里。
  第二天早上,我老婆的嘴和下体都痛得要命,但是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,
我也一样。
  我们两人都心知肚明她会继续做模特儿,会继续拍成人照甚至成人电影,这
是她的新事业。
  【中】
小媚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妓女,一个免费供我们淫乐的妓女
  我们都知道,如果要让小媚真的从事她的新事业,那她应该当着我的面和别
人性交,好确定我真的可以接受这一切,那最佳的人选就是阿迪了。
  我老婆打电话给他,把整件事都说了,阿迪说他没问题,反正三天后有摄影
活动,他当天会过来。
  当天阿迪到了我家,他也不废话,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,也要我老婆把衣服
脱了,他告诉我,他很高兴他是我老婆一生中的第二个男人,我老婆的穴搞起来
很舒服,虽然很紧,但是却能容纳得下他整根鸡巴,而且他很也喜欢我老婆的奶
子,又大又挺,干过她一次之后真是意犹未尽。
  阿迪和我老婆脱了个精光,阿迪也不说话了,他的鸡巴正插在小媚口中,她
坐在沙发上,阿迪拉着她脑后的马尾不停地抽送,我站在原地傻傻看着,鸡巴也
硬了起来。
  「我干她会把她的肉洞干松了吗?」阿迪问道。
  「不会。」我答道。
  他低头看着我老婆,我老婆正一边含着他的肉棒一边自慰。
  阿迪从小媚口中抽出他的鸡巴,要她把自己的手指舔干净,我老婆立刻乖乖
地把手指放进口中,津津有味地舔着自己的三根手指,就像是舔着另外三根阴茎
一样。
  阿迪看着我,说道:「她学得真快,只要再过一关,她就能成为一个很称职
的骚穴了。」
  「再过一关?」我奇怪地问道。
  「相信我吧,只要突破这一关,就没有什幺难事了。」他答道。
  我对小媚有很多的期望,也希望她能成为电影明星,只让她留在我身边太可
惜了,不过阿迪很明显地是想和上百个、甚至上千个男人分享我老婆!
  「我现在可以先干她吗?」阿迪问道。
  「可以,就让我当第一个观众。」我说道。
  阿迪一把拉过小媚,让她躺下,将她的双腿张得很开,将他的阴茎插进小媚
的阴户,只抽送了几下,就可以把整根大肉棒一插到底了,他的睾丸一直撞在我
老婆的阴户上。
  我老婆八成是知道我们的计划,显得十分兴奋。
  「兄弟,你也来吧!」阿迪说道:「你插这个骚货的嘴,我看你很想同时有
人干她的嘴。」
  我照办了,我老婆很主动地张开嘴,让我把我的老二插进去。
  我一直捅进她的喉咙里,她甚至紧紧抱住我的屁股方便阿迪狠干她的淫穴,
这种情况之下,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,很快就在她的喉咙里爆发了,我射的量很
大,还有一些她来不及吞下,而从口中涌了出来,阿迪只是看着小媚一直吞着我
的精液。
  「要是我每次都能射这幺多,」他说道:「那我一定能去拍A 片了,因为观
众都喜欢看女人被射得满脸精液。」射完后我躺了下来,看阿迪干我老婆,她将
小媚的双腿抬到肩上,猛力地抽送,我老婆的双乳在胸前剧烈地晃动,脸上的表
情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,双手紧紧握着拳,我知道阿迪干完她之后,她的肉洞
一定又会变松了。就在他快射精的时候,他问我老婆:「要我射在什幺地方?」
  「射在我的脸上!」小媚叫道。
  阿迪笑着说道:「你真是越来越淫荡了。」
  阿迪抽出他的肉棒,一把抓住小媚的头发,要她张开嘴,小媚才一张嘴,他
就将精液射进她的口中和脸上,一直到射完精后,他还不断地用肉棒在我老婆脸
上抹来抹去,不时把沾上的精液送进我老婆口中,一边还告诉我,我老婆会越来
越淫荡。
  我看着这个女人,她已经不像我老婆了,而像一个不折不扣的妓女,一个免
费供我们淫乐的妓女,今晚玩完她之后,她还会帮我赚很多钱,对我们而言,我
们已经不止是夫妻关系了,她将是一个妓女,而我是她的主人。
  阿迪自动去拿了罐啤酒,坐在一旁的地上,我的老二又硬起来了,于是我又
爬到我老婆身上开始干她。
  我看着她的奶子在不住地摇晃,看着她脸上的精液,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抽
送。
  阿迪笑着喝他的啤酒,说道:「很爽吧?任何时候干这女人都是享受。」
  当我要射精时,我也问她要我射在什幺地方,我老婆说道:「射我脸上,把
你的精液和阿迪的混合在一起!」
  几分钟后,我也学阿迪的方式射精,一股又一股的精液从我的龟头上射在她
的脸上,有些射进了她的口中,她不停地吃,就好像是天下唯一的美食一样。
  我把她脸上的精液用我的老二刮进她口中,此时我的老二还是很硬,而我的
睾丸因为还想再射精而硬得发痛,于是我要她像条母狗一样地趴下来,然后我由
后干她的小穴,我老婆先是痛苦地叫喊,但是过了几下之后,她显然不痛了。
  我对她说:「像你这样的贱货,就应该这样狠干,而且像你这样的贱货还活
在世上的唯一理由,就是不停地让男人一再地干。」
  「完全正确!」阿迪笑道:「她真的会被男人一再地干!」
  他放下啤酒,走到我老婆面前,抓住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,然后把他的鸡巴
插进我老婆口中,他一边抽送一边和我击了个掌
  。我们就这样干了小媚几分钟,然后交换位置再干,直到最后我们两人都射
精在我老婆的阴道里。
  干完了小媚后,我和阿迪坐在沙发上喝酒,只留下小媚还躺在地板上,她的
脸上和乳房上都是精液,阴户中还有精液不断地淌流出来,她已经累得爬不起来
了,我和阿迪轻松地看着我老婆,讨论着还要怎幺处理她。
  我和阿迪都同意小媚的阴户还要再扩张几次,好增加弹性,不过这得再多干
她几次,她现在嘴上功夫不错了,不用再锻练了,不过她的屁眼还没开发过。
  我老婆听到立刻想爬起来,叫道:「哦,不!不要!」
  「什幺不要!」我叫道:「所有的淫妇都让人干屁眼的,你和那些女人有什
幺不同?我们不但要搞你的屁眼,还要两穴一起搞!」我老婆想要逃跑,但是被
我和阿迪押住了。
  我是她老公,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所以照理来说,她的屁眼也应该由我第
一个来玩,我们把她脸朝下按住,我先插她的阴户,让老二上沾满淫水,天哪!
  她的阴道里好热好湿。阿迪也没闲着,他先把一根手指插进我老婆屁眼里抽
送了几下,然后又加了一根手指,我老婆一边呻吟一边求我们不要搞她的屁眼。
  当小媚的屁眼已经有点张开时,我的老二也已经够润滑了,于是我慢慢改插
她的屁眼,阿迪改为抚摸我老婆的阴蒂,好让她保持性欲高涨,也让她分散注意
力。
  大约过了两分钟,我的鸡巴终于整根插进她的屁眼里了,我从来不知道原来
她的屁眼是这幺热、这幺紧。
  我一直干了她屁眼几分钟,阿迪说道:「是时候玩两穴齐插了。」
  阿迪躺在我老婆面前,我拔出我的鸡巴,把我老婆推向阿迪,小媚听话地往
阿迪的肉棒上坐了下去。
  阿迪在插进阴户后抱住小媚,让她别动,我移到小媚身后,阿迪和我把小媚
的屁股抬高了点,调整到最佳高度,然后我把阴茎插回屁眼里。
  我和阿迪同时在我老婆体内感觉到彼此的抽送,有时候阿迪整根插到底时我
正好抽出来,有时我们同时都插到底。这样干的前五分钟,我老婆一直求我们住
手,但是我们充耳不闻,我已经不是她老公了,我是一头邪恶的魔鬼。
  我骂道:「你他妈的闭嘴!没让我们干爽之前,你休想走!」
  「你得让这婊子知道谁才是老大。」阿迪笑道。过了一会儿,我老婆开始呻
吟了,甚至还忘情地说出一些下流的话,像是:「靠!用力干我的屁眼和骚穴,
狠狠干我!我不是人!干爆我!」
  阿迪的动作停了下来,因为他也想干我老婆的屁眼,所以就插着不动,任由
我干小媚的屁眼。
  我很快地将精液射进她的直肠里,痛快地射完后整个人倒在地板上,这时我
才专心看着眼前的一切,阿迪的大肉棒把我老婆的阴户撑得很开,上面还沾了很
多精液,小媚的肛门还有精液流出来。
  这时阿迪开始行动了,他让我老婆翻身下来,要她趴着把屁股抬高,然后狠
狠地把他的大肉棒插进我老婆的后门,小媚先是惨叫一声,然后叫不出声来,我
真的很喜欢看阿迪这样奸淫我老婆。
  阿迪狠狠地干了十多分钟,他一边干还一边说话:「我知道你会是个极品妓
女。」
  「我早就想干你的屁股了。」
  「天哪,一定有很多人想干你。」
  但是他这幺说好像只让小媚越听越兴奋,在阿迪射精之前,她一直来了好几
个高潮。
  阿迪完事之后,用那根刚插过我老婆屁眼的鸡巴伸到我老婆面前,要她舔干
净,